[自我探索]是什麼原因,使我遇到問題時不敢發問?

在工作場合中,只要是新人,有任何問題,都必須要發問,而不能按照自己的步調亂做。

若是有明確的SOP流程,那我確定自己肯定可以做得很好。

但問題是,如果沒有明確的SOP流程,我就很容易會亂了步調。

或應該是有的,工作內容只是基於一個基本的SOP上做延伸和變化。

現在回想,當時在補習班,為什麼會不敢問主任問題?

主任人很好,很熱心為我解答,甚至會補充我沒有問的東西。

照理來說,我應該會因為主任這樣的回應而變得不害怕問問題。

那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是什麼原因,導致我變得不敢再問問題?

阿,我會使用「再」這個字,就是指說,一開始我是很踴躍地問問題的,而且一直在問,主任一直給建議,而我也一直在修正自己的問題。

但是隱隱約約我莫名有一種不太對的感覺

感覺自己好像怎麼做怎麼錯,一直無限輪迴,好像沒有做對的一天。

我也不是不知道,主任給的建議不能照單全收,還是得要看整個班級的學生的學習氛圍和程度去做調整

但那時的我,要說的話,就是抓不到重點,一直努力錯方向,一直被學生質疑。

不,不對,問題不是這個。

應該是出自我內在更深層的問題

我剛剛突然想到,前天問朋友關於外商的問題,我劈哩啪啦的講一大堆,問一大堆,但朋友聽我講了這麼多之後,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只是淡淡地跟我說:「放下你對外商的想像,這很危險。你現在先去人力銀行看看外商有什麼職缺,再來問我問題。」

結果就是,我後來即使有問題,也變得不敢問他了。

為什麼?

當朋友說那些建議的當下,我的心理感受是什麼?

我覺得自己太過自以為是了,感覺是不是被朋友討厭了

他可能覺得我是一個會滿嘴說空話,很自以為是的人

我覺得自己好糟,我覺得自己很爛

尤其是我在研究了外商的相關資訊後,發現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時,我的心理感受是:

天啊,居然跟我想得差那麼多,我也太自以為是了吧

我真的很糟糕,好想找個地洞鑽起來,自己好愚蠢

朋友一定開始討厭我了

阿,那就…不要再跟他有任何往來了吧…

把他刪除好友吧

反正我和他的關係也沒有很深刻。

可是我轉念一想,就又問自己:『他真的會因為這樣而討厭我嗎?

所以就先暫時沒有刪除好友。

但心裡還是有一種強烈的念頭:『他肯定瞧不起我了。

今天查了一些資訊,本來要問朋友的,但一點進與他的對話介面,又突然想到前天問他外商的事情,腦袋裡冒出來的念頭是:

前天我這麼自以為是,他一定已經瞧不起我或討厭我,我現在又問這個問題,如果又被他說『這個問題很沒意義』或『你又不是要做這類工作,問這個對你沒有幫助』,他一定會變得更瞧不起我、更討厭我,覺得我是一個很爛很笨很糟糕的人

我還是別問他問題了吧,以免讓他變得更討厭我。

所以,我就沒有問他問題了,也不太敢再問他相關的問題。

阿…問題點是不是已經浮現了……

我因為說了自以為是的話(想像的 或 不正確的)

→覺得對方一定討厭和瞧不起我

→所以覺得自己很糟

→為了避免面臨「體驗自己很糟的狀況」以及避免讓「對方更瞧不起和討厭我」,所以選擇了「不再問問題」

所以,簡單來說,「不再問問題」這種逃避的方式,其實是我腦袋裡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

--------------------------------

回想當時在補習班問主任問題時,比較印象深刻的情境

我:「主任,班上有一個同學XXX,他一直在擺爛,我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

主任:「什麼!?XXX怎麼可能會擺爛,他以前很乖耶,老師交代給他的作業,他都一定會完成,考試也都班上前幾名。」

我聽完心裡的感受是:

真的假的,他以前很乖,而且是個資優生,怎麼我接班在教的時候,他就變成這樣,是我的問題嗎?肯定是我的問題!我怎麼這麼糟,我不是一個好老師,我沒有資格當老師。

然後,就不敢再問關於這個學生的任何事情了。

另外,我進補習班之後才發現有自己的想法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這跟台灣的大型公司很不一樣。

我在上一份工作中,是在一家大型公司工作,進去之後可能是因為太有自己的想法,例如主管在教我SOP之後,我做了幾個月,發現可以優化流程,就很開心地跟主管說這件事,得來的回應是:「你就按照公司的SOP流程走就對了,我建議你在工作時不要有自己的想法,公司要的是聽話的人,而不是有自己的想法,敢挑戰權威的人。

結果在那家大公司隱忍了兩年多,感覺自己也漸漸被磨成一個沒有自己的想法的人,這的確讓我在剛進補習班的時候,感覺到難以適應。

因為我問主任說,這份教材該怎麼教的時候,主任就說:「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教法阿,你也要想一下自己想要怎麼教。」

這其實是對的,我也認同,但後來我跟主任討論到教學的流程時,主任卻說:「你的教學流程怎麼會寫成這樣。」

我的心理感受是:阿,我真的很爛耶。

--------------------------------

唉,其實從頭到尾根本就是自己一直瘋狂在內耗,然後因為這個「我很爛」的內耗,把自己給壓垮了。

難怪會被貼上「抗壓力差」的標籤。

如果沒有這個「我很爛」的內耗,也沒有去亂想說「對方一定瞧不起我,對方一定討厭我」,而是針對事情去修正問題,眼光放在自己有進步的地方上,鼓勵自己,然後不停反覆修正問題直到擁有屬於自己的步調。

阿……我突然明白為什麼補教業的流動率會這麼高了……

因為補習班老師會面臨到很多問題……

整體班級的教學成效不佳、

學生擺爛、學生成績退步、

上課整體氛圍不佳(學生說無聊想睡或一直說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

與學生的應對進退的拿捏問題(老師或朋友角色)、

與家長的互動與應對進退問題(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要怎麼說)

然後因為以上這些,就又會很直接或間接地導致學生流失

重點是,以上的這些問題,通常都是要跟學生一起試錯很多很多次之後,才可能會改善。

然而,當整個班級的學生都已經因為我教學成效不佳,上課無聊,而明顯展現出不喜歡不歡迎我這個老師的時候,就會造成班上超過半數的同學都進入擺爛狀態。

一開始我還會努力地跟主任討論,問問題,試圖改善現況,可是試了一兩個月之後,發現班級學生現況不僅沒有變好,反而還變得更差的時候

我就會開始覺得,去上課是一件非常折磨人的事情

就好像我必須要去面對一個我已經盡全力了卻依然毫無解決辦法的大問題,而這個大問題好像又在越滾越大,然後闖出許多麻煩(學生流失、家長質疑老師的專業度、學生對主任控訴、學生成績下降),卻又一直讓主任不停地解決我製造出來的這些麻煩。

然後主任會好心地詢問我班級到底出了什麼事,我描述了之後,主任會給出建議,可是重點是,例如主任給出了十種不同的建議,而我採用了卻依然無法改善任何問題時,就會覺得自己很糟。

甚至主任還會撥空進班看我上課,很有心地想要跟我一起找出問題到底在哪。

只是當班級的問題,在我調整了無數次自己的教學方式、與學生互動的方式、上課模式、規則擬定,以及考卷出題的題目調整等等,依然沒有獲得任何改善

我就開始自我懷疑:「我是不是,其實根本就不適合當老師?」

然後就會逐漸開始相信:「這個問題,根本就沒有辦法解決。」

我記得加強我逃避的一個關鍵轉折點,是有一次我請假,主任去代課,他帶課後跟我說:「我覺得你們班的孩子都很可愛啊。」然後劈哩啪啦地講了一大堆,講到我都開始懷疑主任說的學生真的是我的學生嗎。

然後下一秒我的想法是:『那一定是我有很大的問題,才會讓那個班級變成這樣。我根本無法改善或解決那個班級的問題,我被學生討厭了,我怎麼做永遠都不對,永遠都沒辦法被學生喜歡,我真的很糟』

這感覺就像是,普通的科學家在研究說有什麼材質能讓燈泡持續長時間地發亮,不停地在尋找材質,不停試錯,結果測試到第五百個材質,已經幾乎測試完自己畢生知道的所有材質的時候,依然沒辦法讓燈泡持續長時間地發亮。

這時科學家肯定就會逐漸相信:「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材質能讓燈泡持續長時間地發亮。」

然後科學家就會放棄這項實驗了。

就像老師已經用盡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方法,依然無法改善班級問題,所以變得直接放棄掉了這個班級一樣。

-----------------------------

阿……我明白了,我除了因為「我很爛」的內耗之外,還有另一個想法:「問了主任這麼多這麼多次相同的問題,主任就算給我建議,這建議真的有辦法改善班級的問題嗎?還是我依然會被學生打臉?」

所以就索性不問問題了。

阿…….我想起來了,那個班級,是我花最多心力在調整、試錯,以及經營的班級,但也是我在補習班裡面,唯一一個我完全放棄的班級。

要開始批改那個班學生的作業時,就會問自己,改作業有意義嗎?學生還不是都亂改亂寫愛亂鑽漏洞愛反抗老師

要出考卷的時候,就會問自己,他們怎麼考怎麼零分,出考卷意義在哪?請他們背單字,都給我在擺爛,基本題一直錯,一直怪老師說教得讓他們聽不懂。

重點是雖然後來我教學的方式有調整起來,但學生已經變得非常不信任我,所以也不願意認真聽我上課。

要準備上課的東西的時候,就會問自己,備課的意義在哪?學生會聽嗎?課程設計得再好他們都不接受,那我幹嘛還要認真上課?

現在回頭看當時的自己,就是覺得

一個想要把所有事情都做到滿分的老師,盡了一百分的努力後,得到了30分,又盡了兩百分的努力後,得到了25分,又盡了五百分的努力後,卻只得到了10分。

所以開始質疑自己很糟,開始相信問題根本沒有解決的一天,最後因這些內耗帶給自己的壓力,壓垮了自己,導致逃避放棄了。一碰到那個班級的任何東西,都會情緒低落開始哭,一踏進那個班級上課,就會開始想著上課何時才會結束。

如果工作是針對事情,在試錯的過程可能還比較沒有那麼艱辛,東西並不會因為你犯了一個錯,就降低對你的信任度。

東西也不會因為你犯了很多錯,就開始習慣性地對你發洩負面情緒。

例如考試。面對的是課本和考卷。例如做文件。

在試錯的過程中,找出問題點,然後針對問題點反覆試錯,頂多是弄到自己心煩意亂。

唉。以前原來自己承受了這麼大的壓力。

說我抗壓力低的所有人都是不瞭解我的真實狀況才會那樣說的。

所以真的是只有自己的狀況自己最清楚

抗壓力到底低不低,也是只有自己說得算。

阿…..之前好像從來沒問過:「如果班上學生已經很不信任老師了,該怎麼處理?」

我之前都沒有搞清楚重點,問錯問題。

之後如果還有機會,再問資深老師問個清楚吧。

然後我覺得有時候我問問題時,資深老師的回答會有點含糊和模稜兩可,我在想,可能他自己也正面臨相同的問題而也找不到方法解決吧。

--

--

一個仍在自我療癒的路上的孤獨流浪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